燕北溟走後,戚卿苒到了郭家為她準備的屋子,然後便開始研究鼠疫了。

在現代社會,鼠疫發生的更少,資料也少。

但是究其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感染了老鼠身上所攜帶的鼠疫桿菌導致的傳染病,老鼠和跳蚤是主要的傳染源。

倒也不是無藥可治,一般用慶大黴素,四環素還有抗菌藥物有鏈黴素等能治療。

可是,在這裡,她上哪裡去找這些玩意兒?

冇有這些現代化的藥物,便隻能靠眼下有的藥物進行治療。

戚卿苒已經上次瘟疫的方子散發下去了,讓眾人先喝著,但是從目前的效果來看,並不明顯。

所以,那方子對治療鼠疫應該是無用的。

必須要重新想方子才行。

剛纔,在那兩個家丁的屋子裡的時候,她已經試過了,藥典冇有給出任何的提示。

她不確定這一次,藥典會不會在最關鍵的時候給出提示。

或者,藥典上有冇有能治療鼠疫的方子,這一切都是未可知的。

不過,也不能放棄、

戚卿苒一邊回憶著有一些類似可以殺菌治療功效的藥材,一邊將其記下來。

然後又凝神在醫典裡翻閱著各類的藥方,看看有冇有什麼收穫。

當撐不住的時候,便又開始想藥材。

如此幾番,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白芷一直都在外麵守著,最後,她有些忍不住進了戚卿苒的屋子,見到戚卿苒的臉色白的嚇人,她嚇了一跳。

連忙上前道,

“王妃,你有冇有怎麼樣?”'

“無事,有些疲憊,休息一會兒就好。”

戚卿苒知道自己這是用腦過度。

“王妃,還請保重自己的身子。王爺見了會心疼的。”

白芷開口說道。

“我知曉,幫我倒杯水。”

戚卿苒也知道已經到極限了,不能繼續下去了。

她休息了一會兒,準備出去走動一番。

剛走出房門,卻看到郭知書站在不遠處看著她,看樣子是在等她。

“郭小姐。”

戚卿苒和郭知書冇有什麼往來,不過聽李勝男說過,郭知書和她的名字一樣,知書達理,很是難得。

郭知書見戚卿苒出來了,想了一下走了過來,看著戚卿苒有些蒼白的臉,她忍不住道,

“王妃,辛苦了。”

“我這有什麼苦的。”

“之前,你和秦王,我們都看到了。”

郭知書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秦王很在乎你。”

“我知道。”

戚卿苒說著嘴角微微的浮現出了一個笑容。

她這樣的拚命不隻是為了百姓,也是為了燕北溟。

這裡是大燕,是京城,是他出生的地方。

她想幫他守護。

見戚卿苒的眸子裡流露出的淡淡的情意,郭知書有些羨慕。

她現在也在說親了,她不知道以後自己的夫君是什麼樣的。

但是,她覺得自己兄長和嫂子就很好,今日看到秦王和秦王妃,她才發現兩人更好。

她升起了一絲對未來夫婿的渴望。

想到自己嫂子對自己說過的話,她忍不住道,

“王妃,你家堂兄是不是同你一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