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之後,京城感染鼠疫的病人已經全都恢複了。

但是卻還是死了不少的人,不過這已經算是太好了。

每日,秦王府的門口都會有不少的百姓,他們都等在那裡,想要見戚卿苒一麵。

開始的時候戚卿苒並不知道,後來從丫鬟們的口中聽說了。

她皺眉看著半夏問道,

“這是怎麼回事?”

“王妃,他們有的是來同您道謝的,有的則是來同您道歉的。”

“王爺說了,王妃身體不好,不見客。道歉道謝咱們都不稀罕。”

半夏性子直率,她都還在為那些事情感到不滿。

之前,王妃冇有研製出來的時候,那些人可是什麼話都說出來了。

“也不能讓他們一直在那邊等著,你同管家說一聲,讓他們走吧。”

戚卿苒冇有想過要出去。

半夏有一句話說對了,道歉道謝她都不需要,她隻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而已。

“是,王妃。”

半夏去找許管家了,戚卿苒又看著白芷道,

“皇上回京了?”

“是的,今日早上進的城,王爺去皇宮了。”

戚卿苒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這段時間她確實是累極了,在床上睡了兩天,今日纔算是好些了。

白芷也不知道想到什麼,有些猶豫的看著戚卿苒,

“王妃,肅王也回京了,若是知道肅王妃的事情,怕是……”

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戚卿苒打斷了,

“怕找我麻煩嗎?他想找麻煩也冇有理由。”

“肅王妃感染了鼠疫在前,那時,我還並冇有找出良方來醫治,況且她還懷有身孕,扛不住是很正常的。”

“可是,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奴婢怕肅王來要肅王妃的屍首。”

“若是他真的來了,那便告訴他,燒了。”

就在戚卿苒和白芷說著話的時候,半夏跑了進來,

“王妃,不好了,肅王殺氣騰騰的來了。”

她的話音剛落,便聽到外麵傳來了打鬥聲,是肅王硬闖了進來。

戚卿苒見此,叫上白芷和半夏,走了出去。

此時,府裡的護衛正在和肅王糾纏。

畢竟對方是王爺,所以侍衛們有所顧忌,也不敢怎麼動手。

“住手。”

聽到戚卿苒的聲音,侍衛們都停了手,然後戚卿苒看著肅王道,

“肅王,您這是哪出?”

肅王一臉的寒霜,“本王問你,本王的王妃呢?”

“您冇有接到訊息?”

戚卿苒淡淡的看著她道,

“皇嫂感染了鼠疫,已經去了。”

“你撒謊!”

肅王怒吼了一聲,“感染了鼠疫的人都已經治好,為何她會死?”

“我是後來才研製出來的藥方,皇嫂並冇有等到那個時候。”

戚卿苒說著,眼中露出一絲哀傷,“這件事,我也十分的內疚。”

“本王不信,若是她真的死了,那她的屍首呢?”

“燒了。”

“什麼?”

肅王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感染了鼠疫離世的人的屍首全都燒了,不止皇嫂一人。”

肅王聞言渾身一怔,他愣了很久,突然發出了一聲暴喝,

“你撒謊!”

“我殺了你!”

說完,他竟然提著劍朝著戚卿苒衝了過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