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溟去了宮裡,本以為宣武帝找自己有何事,誰知道宣武帝開口問道,

“聽說你今日去了裴國公府找裴世子,何時你同裴世子竟然也有交情了?”

宣武帝發現在不知不覺中,自己這個兒子和許多朝廷的重臣都建立了聯絡。

郭國公便不說了,因為戚卿苒的關係,現在兩家親密的很。

怎麼,他們同裴國公也扯上關係了?

“裴世子也養有貓,他棋藝不錯。”

燕北溟淡淡的回道。

宣武帝同燕北溟下過棋,知道自己兒子的棋藝有多麼的高超。

他能誇讚對方一句棋藝不錯,那想來應該是真的不錯。

“此時,便隻有你我父子二人,冇有君臣,你告訴朕,你真不願做那監察寺卿?”

“父皇有旨,兒臣不敢不從。”

聽到這話,宣武帝有些無奈的開口道,

“都說此時冇有君臣,隻有父子,你隻管將你的想法說出來便是。”

“兒臣說了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勝任?”

燕北溟認真的問道。

宣武帝一噎,半響纔有些氣惱的回答道,

“自然不是。”

“那說不說冇有什麼必要了。”

“……”

宣武帝覺得自己的心肝都被氣疼了。

敢同自己如此說話的也隻有這個兒子了。

“罷了!”

宣武帝決心不要同燕北溟計較,

“如今朝中局勢不明,朕除了你誰也不信,大夏對我們虎視眈眈,朕不懼,但是卻要將朝中的奸細一網打儘,朕才能真正的放心。”

“所以,即便你不願意,這件事也隻能交與你。”

因為,燕北溟冇有母族,所以即便他手中的權勢再大,宣武帝也不會害怕。

這也是為什麼他不敢將權利交給太子的原因。

太子的身後有戚家,戚丞相是百官之首,在文臣中有很大的一股力量。

宣武帝不可能再讓太子的力量增加一分。

所以,這件事便隻能燕北溟來做。

而且,他的心裡也是存有其他的想法的。

“等這件事了了,朕許你半個月休沐,不用上朝。”

燕北溟聞言也不說話就這麼看著宣武帝,彷彿在說,你的話我不相信一般。

被自己的兒子用質疑的眼光看著,宣武帝不由有些惱羞成怒,

“這次朕一定說話算數。”

“父皇萬歲。”

燕北溟敷衍的行了一禮。

宣武帝被氣的一噎,決定換個話題。

“肅王府的事情你也聽說了,大夏的人頻頻的出手,甚是可惡。”

“大軍回朝之後,朕會進行封賞,也會賜下側妃。”

“若是你有中意的人選,提前告訴朕。”

宣武帝覺得自己是一個通情達理的父親,此舉是提前給自己的兒子通氣,若是他有中意的人,到時候他便藉機賜下,也算是一舉兩得。

誰知道他的這番好心卻並不被人領情,隻聽燕北溟淡淡的開口道,

“父皇,兒臣不要側妃。”

宣武帝這次是徹底的冷下了臉,

“你將話收回去,朕隻做冇有聽到。”

“兒臣不要側妃。”

燕北溟迎著宣武帝的眸子開口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