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日兩人說開之後,燕北溟明顯的感覺到戚卿苒的一些變化。

首先是,戚卿苒表現的比以前更加的親昵了。

這段時間,他因為在養傷,所以,什麼事情都是戚卿苒在做。

她幫他梳洗,喂他吃東西。

從她的眼睛能看的出來,她的心中全是他。

燕北溟忽然有一種感覺,這二十大板挨的很值。

而且,戚卿苒在他的麵前不那麼的避諱了,有許多次,他都看到她進入了冥想,戚卿苒醒來之後也會告訴他,她是在看藥方。

燕北溟冇有問她如何看,她也冇有解釋。

燕北溟知道,戚卿苒邁出這一步是相當的不容易。

這段時間,她也在好好的調養身體,而且,她顯得有些急迫,每日除了陪他說話之外,便是在翻看著古書。

他不知道她為何這樣的急迫,有幾次,想要讓她歇息,可是看她投入的樣子,便也作罷了。

兩人日日都在一起,戚卿苒也幾乎是足不出門,這樣平靜的日子終於在一天被人打破了。

“王爺,王妃,裴世子來了。”

“他來做什麼?”

戚卿苒有些好奇,因為這些日子有不少的人都來看燕北溟,都被管家擋在了外麵,而且放話出去了,誰都不見。

但是戚卿苒覺得裴少卿來探病的話是不是來的太晚了一些。

“是為了那隻貓來的。”

燕北溟淡淡的開口道。

戚卿苒聞言這纔想了起來,人家的貓還在自己府上呢。

“王爺,你行動不便,還是我去吧。”

戚卿苒想著都覺得有些頭痛,等會兒要說服元寶大人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自從那次元寶大人和墨玉打了一架之後,墨玉好像老實了很多,至少再也不敢同元寶大人伸爪子了,對於這個情況,元寶大人是十分滿意的。

它正準備好好的和自己未來的媳婦兒深入的培養一下感情,結果自己女主子就來了,並且告訴它,墨玉的主人來了,要將墨玉帶走。

元寶大人當即就怒了,死死的抓著戚卿苒的裙子,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

“元寶,人家墨玉畢竟是彆人家的。”

戚卿苒試圖和元寶大人講道理,結果元寶大人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貨,在燕北溟的麵前慫的要命,可是麵對戚卿苒的時候,卻威風的不行。

她越是這樣說,它就越是抓住戚卿苒的裙子不放。

裴少卿進了院子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副場麵,一人一貓正在對峙著,看著無比的搞笑。

裴少卿本來臉上就自帶著三分的笑意,看到這一幕,他眼中的笑意更甚了。

扶搖跟在他的身邊,見此,輕咳了一聲,裴少卿回過神來,衝著戚卿苒行了一禮

“見過王妃。”

“世子來了?抱歉,本應是我們將貓歸還於府上的,結果還勞煩世子親跑一趟。”

“王妃彆見怪,墨玉在下養了幾年了,它突然離開,還有些捨不得,所以,這才急急的來了。”

“不見怪,這乃是人之常情。該是我們抱歉纔是。”

裴少卿越是客氣,戚卿苒便越是尷尬,因為元寶這隻死貓根本不撒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