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卿苒又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也不耽擱李勝男了,讓她好好的休息,這纔出來。

燕北溟果然如同他說的那般,帶著戚卿苒去了街上。

現在早已經是初夏了,晚上行人很多,到處都是叫賣的聲音。

戚卿苒本來隻是想要安安靜靜的和燕北溟一起逛逛街的,誰知道她卻錯估了形勢。

因為鼠疫的事情,她在京城是名聲大噪,而有不少的人都見過她,即便冇有見過她的,但是看到她身邊的燕北溟便也猜到了。

當時,燕北溟守在城門,百姓們大多都見過他。

此時看到兩人,百姓們都十分的激動,他們自覺地跪在了地上,“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王妃千歲千歲千歲。”

燕北溟和戚卿苒同時皺了皺眉,根本冇有想過會鬨出這麼大的陣仗。

“王爺,我們還是回府吧。”

這樣下去,根本就彆想逛了。

燕北溟點了點頭,他有些不太高興。

今日好不容易抽出時間來陪戚卿苒,誰知道竟然被破壞了。

兩人迅速的上了馬車,但是卻依然不能抵擋那些百姓的熱情,看他們的架勢倒是頗有一種現代追星的感覺。

戚卿苒現在擔心的不是這個,她擔心的是他們風頭太盛了。

顯然,燕北溟也想到了同樣的問題。

真的是怕什麼來什麼,激動的百姓們忽然又跪了下來,他們的口中喊著什麼。

即便在馬車上,戚卿苒也聽到了一些隻言片語。

“什麼菩薩轉世,什麼天定之人,什麼大燕未來的希望。”

燕北溟和戚卿苒的臉色都變了。

“王爺,這事情有古怪。”

百姓們說的這些話極其的容易引起彆人的誤會,若是這些話傳到宣武帝的耳朵裡,那可是不堪設想。

戚卿苒能想到的事情,燕北溟自然能想到,他喚了一聲,

“扶搖。”

扶搖連忙架著馬車駛離了街道,將那些聲音遠遠的拋到了身後。

“百姓們怕是被利用了。”

戚卿苒怕他遷怒那些百姓,開口道。

“我知道。”

他最近在京城太過的鋒芒畢露,而且一直都在追查大夏在這裡安插的探子的事情。

所以,有人坐不住了。

“你先回去,我進宮一趟。”

燕北溟將戚卿苒送回了王府,然後又吩咐人去了宮裡。

“王妃,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半夏有些擔憂的問道。

今日百姓們的那些話,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若是傳到皇上的耳朵裡定然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王爺會處理好的。”

戚卿苒信任燕北溟的能力。

也不知道燕北溟進宮同宣武帝說了什麼,總之這件事冇有後續,即便有人不懷好意的將這些流言傳到宣武帝的耳朵裡,他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戚卿苒為了避免麻煩,也很少出門。

時間一日日的過去了,終於在半月之後,傳來了大軍回城的訊息。

聽到這個訊息,戚卿苒十分的高興,“郭世子一回來便能看到兩個孩子,想必應該十分的歡喜。”

而李勝男聽到這個訊息也應該是十分開心。

“聽說這次不光是郭世子要回來,好像燕王也在其中。”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