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卿苒也不隱瞞,將自己所知道的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薛不仁。

最後,薛不仁摸了摸自己的鬍鬚,開口道,

“原來,還有這樣的問題。”

“所以,我覺得王爺的不是功法的問題,而是雙重人格。”

戚卿苒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雖然你說的那個什麼雙重人格同他的情況十分的相像,但是王爺的情況卻並不是那樣。”

“你說的那種情況,隻是變了一個人,性格有所改變,而且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但是身體卻不會受損。”

“但是,王爺的情況不一樣,若是繼續發展下去,他不止會瘋魔,而且會爆體而亡。”

戚卿苒聞言久久都冇有說話,過了許久,她纔有些艱難的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那麼,有冇有什麼辦法?”

薛不仁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冇有?既然是生病了,那就一定會有方法的。”

戚卿苒的情緒變得十分的激動。

她不能理解這個。

“一定還有其他的方法的,對了,不練了,或者是散去行不行?”

看著戚卿苒眼中的希冀,薛不仁再次的搖了搖頭。

將自己昨晚對燕北溟說過的話重複了一遍。

聽到薛不仁的話,戚卿苒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見到她這樣,薛不仁和璿璣的眼裡都流露出一絲的不忍。

“這,不公平。””

王爺那麼好的人為什麼要受到這樣的懲罰?

“到底是哪個混蛋讓他練的那個鬼東西,這些人寫個書都是不負責任的嗎?有弊端還要弄出來,簡直是害人精。”

戚卿苒憤怒的罵著,她全然不知道自己罵的人就坐在她對麵。

薛不仁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好看。

似乎是想要發怒,卻又強自的忍著。

璿璣怕自己師父忍不住暴走說出真相,連忙打斷了戚卿苒的怒罵,說道,

“師父說的是最壞的情況,現在還冇有到那一步,師妹不用緊張。”

“又不是你要爆體而亡,你當然不緊張了。”

戚卿苒直接懟著。

璿璣一噎,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過了好一會兒,戚卿苒才冷靜了下來,她朝著薛不仁和璿璣行了一個大禮,

“抱歉師父,師兄,我剛纔失態了,你們不要放在心上。”

薛不仁和璿璣都知道她心中的擔憂,自然是不可能放在心上的。

“我今日情緒不穩,也就不同兩位討論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戚卿苒便離開了。

她一時半會兒還不能接受這個結果,留在這裡也探討不出什麼來,隻會說一些傷人的話。

與其這樣,還不如先回去。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她這樣。”

璿璣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說道。

薛不仁點了點頭,“這樣,至少證明你師弟也不是一廂情願。”

“罷了,再想想辦法吧。”

薛不仁說道。

璿璣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回到自己的院子,戚卿苒仍然不能平靜,她滿腦子都是爆體而亡,經脈儘斷那些話。

她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一定會有辦法的。

戚卿苒緊緊的握住了自己的拳頭。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