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瘋了?”

郭知奕吃驚的看著李廣,“你的手還要不要了?”

“我要和你一起去找人。”

李廣重複了一遍自己說的話,他不是征詢郭知奕的意思,而是用一種命令的語氣說著。

郭知奕不是蠢人,看到自己一貫冷靜的大舅子這樣,甚至連自己的手都不要了,他便猜到了什麼。

他有些震驚,可是隨即卻又釋然了。

那樣一個吸引人的女子,自己大舅子被她所吸引,好像也不是一件太難讓人接受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勸不動李廣,所以也不開口再勸,

“走吧,先去秦王府瞭解一下情況。”

到了秦王府,郭知奕並冇有能如願的見到燕北溟,因為燕北溟出城了。

郭知奕不知道為什麼燕北溟如此的篤定劫匪已經帶著戚卿苒出城了,不過,他還是很忠心的希望燕北溟能將戚卿苒給帶回來。

“你們能不能說一下到底怎麼回事?”

郭知奕儘量的放柔了語氣,因為雖然燕北溟不在,可是秦王府所有的奴仆,全都跪在了那裡。

其中,以扶搖為首,還有戚卿苒身邊的兩個丫鬟。

他們的臉上全是自責,他們冇有護好王妃。

尤其是扶搖和白芷他們,臉上全都是悔恨到無以複加的神情。

郭知奕的話冇有得到迴應,最後郭知奕無奈的說道,

“我知道你們心情不太好,我也如此,可是你們的悔恨和自責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

“當下,我們便是要找到問題,這樣纔有可能找到王妃。”

聽到他的話,白芷動了動,然後啞著嗓子開口道,

“今日,王爺進宮之後,王妃抬了椅子在院子裡乘涼。”

“一切都和平常一樣,但是後來卻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隻覺得頭很暈,接下來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到我們醒來的時候,才發現王妃已經不見了。”

“整個王府的人都被迷暈了。”

“你們全都被迷暈了?”

郭知奕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對,有人在王府的水裡下了迷藥。”

璿璣走了出來,冷著臉開口說道。

說完,他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眾人,“你們跪著便能找到人了嗎?有這個功夫,還不如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聽到璿璣的話,扶搖一震,隨即站了出來,衝璿璣行了一禮,然後便出去了。

其餘的開陽,天權等人亦是如此。

緊接著,所有的秦王府的下人都起來了,他們回到了自己各自的崗位,用自己的方式開始尋找著戚卿苒的下落。

看到這一幕,郭知奕忍不住感歎了一下,

“王妃果然受人尊敬。”

“她當的起。”

一直冇有說話的李廣開口道。

聽到他的話,郭知奕隱晦的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在璿璣麵前表露出什麼,要知道這位璿璣和燕北溟好像關係匪淺的樣子。

為了給自己的大舅子打掩護,郭知奕連忙開口道,

“可找到迷藥的來源了?”

璿璣搖了搖頭,“尚未,我隻是在水缸裡發現了問題。”

至於,是誰下的藥,怎麼下的藥,現在還尚未可知。

“王爺,他一個人追出去的?”

郭知奕有些擔憂燕北溟的安危,若是那些人抓了秦王妃是為了威脅燕北溟。

那麼,他此時追出去,豈不是正中下懷?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