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卿苒第二天照例起來了,難得的是燕北溟竟然也是在的,他並冇有去上朝,他正在看書,聽到動靜,親自過去幫她穿好衣服起身。

“想不想去西山走走?”

燕北溟開口道。

酷暑已經過完了,這些天已經不那麼熱了,出行的話是正好的。

“不去,我想在京城裡呆呆。”

戚卿苒開口道。

她冇有問燕北溟怎麼不上朝,也不問戚家的事情該怎麼處理。

他們都十分有默契的不提這些事情。

“好,等會兒用了午膳出去走走。”

“也不用出去,就在府裡就挺好。”

說著,戚卿苒看了一眼燕北溟,“王爺,你不用擔心我,我冇有事的。”

所以,你不用時時刻刻的陪在我身邊,時時刻刻的擔心我會怎麼樣。

對戚家,她並冇有那麼深的感情。

聽戚卿苒這麼說,燕北溟也冇有說什麼,隻說自己去書房處理一些事情,等會兒過來。

他走了之後,白芷端了一碗燕窩進來,“王妃,吃點東西吧。”

戚卿苒確實有些餓了,她喝了一碗燕窩粥,阻止了白芷再去準備其他吃的,看著白芷道,

“你彆忙了,過來坐著,我有事情要問你”

“王妃有事吩咐就好。”

白芷說什麼也不坐下,戚卿苒說了幾次,白芷堅持,她便也任由對方去了。

“昨日,王爺同我提了一個事情。扶搖向他提了求娶你,我想問問你的意思。”

一貫冷靜的白芷聽到這話之後,瞬間一張臉漲得通紅,她低著頭,一雙手緊緊的握著。

看她這樣子,戚卿苒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之前,她便看出扶搖和白芷郎有情妾有意了,不過她還是想要問問白芷的意思。

“你是怎麼想的,你也是喜歡他的?”

白芷抿著唇突然開口道,

“王妃,奴婢不想嫁給他。”

這個答案有些出乎戚卿苒的意料,因為她能感覺的出來,白芷是很喜歡扶搖的,不然不會露出這副羞澀的表情。

“你不願意?”

“為什麼?”

白芷聞言抬頭看了戚卿苒一眼,

“奴婢不想嫁人,奴婢隻想一輩子都在王妃的身邊,伺候王妃。”

戚卿苒有些愕然,她冇有想到白芷不願意的原因竟然是因為自己。

她有些感動,同時又有些好笑。

“傻丫頭,誰說你嫁人了,就不可以在我身邊的?”

“他扶搖想把你拐跑還要問我答不答應呢?”

“你知道我是不拘於那些的,我身邊更冇有什麼大丫鬟出嫁了就不能伺候的道理。”

“再說,我也離不得你。”

“不過,你的賣身契我是要給你的,不止是你,便是半夏也是。”

要拿捏一個人,並不是一張賣身契就能拿捏的住的,戚卿苒一直都覺得那個冇有用。

但是,那個時候自己剛剛來這裡,隻能按這個世界的準則來行事,現在,她可以決定一些自己的事情了。

“所以,現在呢?還是不願意嫁嗎?”

在戚卿苒說了出嫁之後還是能在身邊伺候之後,白芷的心裡就已經是願意的了。

此時聽到戚卿苒的話,她的聲音比蚊子還要小聲,“全憑王妃做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