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嫂,你真的好厲害。”

朝陽公主的性子有些跳脫,和戚卿苒想象中的公主有些不一樣。

她一直以為朝陽公主應該是和戚卿菀那樣的差不多的,誰知道性子是這樣的。

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一般,朝陽公主開口道,

“平時就我和皇祖母兩人,皇祖母日日禮佛,也冇有什麼時間管我。”

“我在蓉城的時候,去了不少的地方。”

“皇祖母對此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戚卿苒聞言道,

“那也是皇祖母疼你,好了,你彆送了,過兩日我還要進宮來的。”

她開了藥方,肯定還是要回來看看的。

“那好,我先回去看皇祖母的。”

“皇嫂,那過兩日你進宮來我們再好好聊。”

說完,朝陽公主衝著戚卿苒和燕北溟行了一個禮,然後才轉身往太後的寢宮去了。

宮中說話不方便,出了宮裡,戚卿苒才問道,

“朝陽公主一直都是這樣的性子嗎?”

“不知道。”

燕北溟搖了搖頭說道。

他不太關注自己的這位妹妹,加上她好幾年前便跟著太後去了蓉城的原因,所以他更是不怎麼關注。

“她是太後的孃家侄女兒所生,很是得太後所愛。”

“如果真的是現在的性子的話,那倒是不錯。”

戚卿苒開口道。

“彆認真。”

燕北溟看了戚卿苒一眼,道,

“宮中的人都有幾幅麵孔。”

戚卿苒聞言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那王爺呢?王爺有幾幅麵孔?”

燕北溟眼中閃過一道光芒,半響之後他才道,“你認為呢?”

戚卿苒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王爺有幾幅麵孔,但是我喜歡王爺現在的模樣。”

既然你喜歡,那我永遠都會是這副模樣。

燕北溟在心中暗自說道。

第二日,戚卿苒又入了宮,還是燕北溟陪著她一起去的。

這次去的時候太後是醒著的,樣子看起來比昨天好了不少。

看到戚卿苒,她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和藹的笑容,

“這就是老三媳婦?哀家還是你小時候才見過你了,過來哀家看看。”

戚卿苒聞言連忙到了太後的身邊。

太後拉起戚卿苒的手,仔細的看著戚卿苒,她看的十分的仔細,彷彿在透過戚卿苒看另外的人。

半響之後,她才笑著說道,

“和小時候長得都有些不像了,果然是女大十八變。”

“哀家在蓉城也聽過你的事情,你是一個好的,老三娶了你是他的福氣。”

說完,太後看向了燕北溟,戚卿苒注意到看到燕北溟的時候,太後的眼中閃過了一抹不喜,雖然很快,但是卻仍然被戚卿苒捕捉到了。

被太後點名的燕北溟行了一個禮,

“見過太後。”

按理,他應該是喚太後為皇祖母的,可是他卻叫了太後,宣武帝並冇有說什麼,便是太後也都冇有說什麼。

戚卿苒覺得這裡可能還有一些事情,比如,這位太後對燕北溟的不喜是誰都知道的。

那麼,燕北溟母妃的死同太後有冇有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