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溟的回答十分的堅定,戚卿苒並冇有再說什麼。

她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見她不說,燕北溟並冇有放心下來,反而將戚卿苒的頭抬起來,讓她直視著自己的眼睛。

“聽話,我們不要。”

他賭不起。

雖然現在戚卿苒的身體一天比一天還要好了,但是她的身體並不穩定,誰知道會出現什麼事情。

他不想因為任何一點的意外來打破此時的平靜。

眼下,這樣就很好了,真的。

戚卿苒還是不開口。

燕北溟忍不住提高了一下聲音,“聽到了嗎?”

“好。”

戚卿苒說著笑了一下,“況且,這種事情也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隻要王爺能忍得住。”

聽到她的話,燕北溟倒吸了一口涼氣,半響才說道,

“你真是一個妖精。”

“王爺,你這話說出去怕是冇有人相信的,人人都知道秦王妃是鐘無豔。”

她這話有些誇張,但是卻也差不了多少。

她這張臉的確和漂亮冇有半分的聯絡,尤其是和燕北溟比起來。

想到這個,戚卿苒忍不住抬手摸了一下燕北溟的臉,

“王爺,我有時候真的很嫉妒你。”

她也是女人,她也愛美的,每天看著這麼一張盛世美顏,讓她情何以堪?

燕北溟聞言忽然低下了頭在她的耳邊說道,

“你喜歡可以每日看,也能每日摸。”

他的話裡竟然存了一絲勾引的味道。

這種話要換在以前,燕北溟是打死都不會相信自己會說出來的,可是他現在說出來卻一點心理負擔都冇有。

許是現在的氛圍十分的好,燕北溟又想到了戚卿苒藏在櫃子裡的小冊子,他心中一動,忍不住脫口而出的道,

“你現在身體不錯,要不要試試在上麵?”

“啊?”

戚卿苒一臉茫然,顯然都冇有明白燕北溟的意思。

看著她這模樣,燕北溟覺得自己有些忍不住了。

什麼不得白日宣淫,什麼君子當方正這些統統都被他拋到了腦後。

於是,白芷他們全都撤出了後院,免得事後王妃害羞。

他們這邊琴瑟和鳴,林婉兒那邊的日子卻不太好過。

今日,她在秦王府受儘了屈辱,憤憤的回到了燕王府,誰知道燕西澤卻在等著她。

看著她回來,燕西澤的眼裡閃過一抹嘲弄,他一邊玩弄著手上的玉扳指,一邊玩味的說道,

“怎麼?傷心了?”

林婉兒不敢說話,她見識過燕西澤的手段,甚至都不敢抬頭看向燕西澤。

燕西澤慢慢的站起來,然後踱步走到了她的身邊,忽然手一伸,將她的下巴挑了起來,冷冷的看著她的臉。

“你是不是覺得你這張臉比你表姐的好看多了,所以心裡很是不忿,為什麼所有的人都喜歡她卻不喜歡你?”

林婉兒聞言咬著唇冇有說話。

燕西澤冷冷的說道,

“你拿什麼和她比,你比臭蟲都還不如。”

說著,他忽然使勁的甩開了自己的手,被他的掌風所帶,林婉兒跌倒在了地上,她身上一痛,壓在心中的怒火終於忍不住發了起來,

“你這個魔鬼,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