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去宣武帝威脅自己的那一段冇有說,戚卿苒隻說宣武帝問的身體情況的問題,還提到了養生的藥物之類的。

這一點燕北溟倒是早有猜測,這也是為什麼他一直擔心宣武帝會對戚卿苒不利的原因。

古往今來,有多少的帝王為了長生而瘋魔。

自家王妃的本事越厲害,他便越是擔心,擔心終有一日,宣武帝會打戚卿苒的主意。

這倒不是其他的意思,就是擔心他會逼著她弄什麼長生之藥的事情。

現在果然,父皇已經想到了這個。

他之前為戚卿苒造聲名,毫不掩飾自己對戚卿苒的愛意便有這方麵的思量在裡麵,他就是想著即便宣武帝用什麼逼迫的手段也要顧忌著一些,不敢輕易的動戚卿苒。

“那些話你聽著便是了,不用放在心上。”

燕北溟捏了捏戚卿苒的手說道。

“我知道,況且這世間本冇有什麼長生不老之藥。”

“人都會有一死。”

她學的就是西醫,這些看的十分的明白。

“那你相信有神明嗎?”

燕北溟忽然看著她問道。

戚卿苒本來想說冇有的,但是她卻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她身上發生的事情。

無論是魂穿還是腦子裡那莫名的醫典。

半響後,她纔開口道,“我不知道。”

“本王以前是不信的,但是現在卻信了。”

他被人踩在腳底的時候,他無數的祈求,希望滿天神佛能來救他。

可是冇有,從那個時候開始,他便不信神佛。

可是,當戚卿苒來到他的身邊之後,他便開始相信了。

戚卿苒也知道燕北溟的意思,她正要說話,卻聽燕北溟開口道,

“你之前在生氣嗎?生氣我的冷漠?”

“我知道你是不想我陷入麻煩。”

戚卿苒開口說道。

如果是以前,燕北溟肯定會順著她的話往下說,可是,這次他卻開口道,

“不是,你說的隻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我真的不關心。”

說這話的時候,燕北溟看著戚卿苒的眼神,一字一句的說道,

“他的生死和我無關。”

戚卿苒心中劇震,她看著燕北溟的眼睛,她發現燕北溟雖然十分的平靜,但是他的眸子裡卻帶著一絲隱隱的渴望。

半響之後,她開口道,

“我能理解。”

這個世間將孝道看的十分的重要,做官的更是害怕被人彈劾不孝,便是宣武帝身為皇帝都不敢當麵頂撞太後。

可是,戚卿苒卻能理解燕北溟、

都說子女要孝順父母,可是她卻覺得這都是相互的。

父母都不善待子女,又怎麼能期望子女會孝順他們呢?

她已經從燕鳳鸞的口中知道了很多燕北溟小時候的過往,知道很多他小時候的事情。

所以,他的冷漠,她能理解。

她更加喜歡他如此的坦誠以待。

她握住燕北溟的手開口道,

“王爺,我不奢望你能原諒他,但是,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

燕北溟開口道。

“你不要動手,行嗎?”

戚卿苒看著燕北溟的眼睛問道。